<ins id='z6g9g'></ins>
  • <dl id='z6g9g'></dl>
      <fieldset id='z6g9g'></fieldset>

      <code id='z6g9g'><strong id='z6g9g'></strong></code>
      <i id='z6g9g'><div id='z6g9g'><ins id='z6g9g'></ins></div></i>

    1. <tr id='z6g9g'><strong id='z6g9g'></strong><small id='z6g9g'></small><button id='z6g9g'></button><li id='z6g9g'><noscript id='z6g9g'><big id='z6g9g'></big><dt id='z6g9g'></dt></noscript></li></tr><ol id='z6g9g'><table id='z6g9g'><blockquote id='z6g9g'><tbody id='z6g9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6g9g'></u><kbd id='z6g9g'><kbd id='z6g9g'></kbd></kbd>

        <i id='z6g9g'></i>
          1. <span id='z6g9g'></span>
            <acronym id='z6g9g'><em id='z6g9g'></em><td id='z6g9g'><div id='z6g9g'></div></td></acronym><address id='z6g9g'><big id='z6g9g'><big id='z6g9g'></big><legend id='z6g9g'></legend></big></address>

            相 親

            • 时间:
            • 浏览:5

            她希望警察快點趕來,她急於向他們訴說這個晚上她是如何戰勝瞭一個歹徒、一個不明闖入者和一隻鬼……

            夏日周末的晚上,上官木蘭坐在郊區的別墅裡對著鏡子化妝。她26歲,大學畢業後放棄瞭傢鄉幾個不錯的工作機會,跑到大城市來開瞭一傢小型服裝加工廠,專門為那些名牌大廠做服裝加工,這幾年賺瞭些錢,她在郊外給自己選瞭一套環境幽靜的二層小別墅。事業上的成功使她越發引人註目,但她在感情上的屢屢失敗卻又十分令人費解,一些親朋好友相繼為她介紹瞭幾個出色的男人,但都未曾開始便無疾而終。

            上星期,木蘭的姑姑和她約定今天晚上帶個人到她傢來相親,木蘭本想推辭,但礙於父母都在老傢,姑姑是這個城市裡和自己最親近的人,便答應瞭。

            她早早地開車回到住處,收拾屋子,坐在鏡子前,鏡子裡那張姣好的臉上掛著懨懨的神情。之前接觸的幾個男子都相繼離開瞭她的生活,不論是短暫的戀情還是旁人介紹來的,他們匆匆地離開她,好像在躲避瘟疫。大傢都不明白,為什麼她這麼出色的女子卻找不到一個願意與之相伴的情侶,隻有木蘭心裡清楚,其中大部分原因在她自己。

            不知不覺外面下起雨,陰沉的天色令夜晚早早地來臨,木蘭起身到陽臺上關窗,窗外雨霧茫茫,什麼也看不見,隻有遠處星星點點的燈光在閃爍。

            電話鈴突然響起,是姑姑打來的,說姑夫急性腸炎突發,她要送姑夫上醫院,所以不能前來。她告訴木蘭那個叫簡立文的男子正在途中,不久就要到瞭,木蘭想借雨夜不方便回絕,但姑姑說簡立文的手機沒有信號,無法通知他。看來木蘭隻好在傢裡等待這位獨自開車前來相親的陌生人。

            這片別墅群占地非常大,開發商為瞭保護業主隱私在別墅的房前屋後開辟瞭大片綠地,設置瞭湖泊、草坪和小片的樹林,使每一座建築都很獨立。木蘭正是看中這一點才買下瞭這套別墅,但入住之後她才體會到,這個遠離公路隱藏在美麗風景中的居所當夜晚來臨時顯得格外寂寞孤獨。

            靜靜的雨中,門鈴突然響瞭。木蘭一邊下樓去開門一邊想,姑姑說簡立文是開車來的,但剛才並沒有聽到車聲,也沒有註意到樓下小路上曾出現過燈光。會是誰呢?

            透過門鏡看到門廊上站立著的男子,正如姑姑描述的那個樣子,中等身材,溫和端正的容貌,穿深灰色T恤衫。木蘭把門打開一條縫,問:是簡立文簡先生?

            來人對她微笑著點點頭,他舉起左手上握著的一張照片看瞭一眼,又看瞭看木蘭,再次微笑起來。

            我是上官木蘭,請進來吧。木蘭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拉開門把簡立文讓進屋,她註意到那張被他握在手裡的照片因有些潮濕而皺巴巴的,顯得很臟。那是她曾經給姑姑的一張照片,後面寫著她現在的住址。

            他們在客廳裡坐下,木蘭給簡立文泡瞭杯茶,又端來水果。他一直微笑著看她走來走去,不說話。為瞭避免尷尬,木蘭打開電視,新聞早已結束,電視裡正在播放一些時事消息。

            木蘭偷眼打量著簡立文,他看上去俊朗文雅,態度平和,他們聊著些工作生活之類不著邊際的話題,誰都不急於進入主題。似乎他隻是無意中前來做客的朋友,並不是初次見面來相親的對象。木蘭對簡立文的初步印象還算滿意,他與姑姑向她形容的差不多,不同的是剛才姑姑在電話裡說簡立文為瞭與木蘭見面特意準備瞭一束花,而眼前這個男子進來時手裡卻隻拿著一把傘。

            但顯然關於花束的事她沒法開口詢問,於是借著外面的雨她說:這麼不好的天氣還麻煩你來一趟,本來我想改天再說的。

            是啊,我也沒想到會下這場雨,不過還好沒走多遠的路。簡立文仍然淡淡地笑著,眼睛不斷打量著房裡的佈局。

            木蘭有些疑惑地看瞭他一會兒,又想起來問:你是開車來的?要不要把車停到車庫去?

            ……”簡立文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頓瞭兩秒才說道,啊,車壞在公路上瞭,我走過來的。同時他低下頭看瞭看自己的腳。進門時他在門口換瞭鞋,透過拖鞋的縫隙可以看到他腳上的襪子滿是泥污和水印。對一個相親的人來說,這副樣子實在有些不堪。

            盡管明知是天氣做怪,木蘭仍然在心裡對簡立文的印象打瞭折扣,更沒想到的是此時簡立文忽然站起身環顧四周,問:……我能借用一下衛生間麼?

            木蘭把簡立文引進衛生間,回到客廳沙發前坐下瞪著電視發呆,她感覺到心底有股怨氣在升騰。這個簡立文怎麼如此沒有禮貌,進到女士傢裡沒多久居然借用衛生間!而且還一路趟著泥濘走過來,這形象太沒品味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