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y08ca'></fieldset>

        <acronym id='y08ca'><em id='y08ca'></em><td id='y08ca'><div id='y08ca'></div></td></acronym><address id='y08ca'><big id='y08ca'><big id='y08ca'></big><legend id='y08ca'></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y08ca'></span>
        <ins id='y08ca'></ins>
        1. <dl id='y08ca'></dl>
          <i id='y08ca'></i>
        2. <tr id='y08ca'><strong id='y08ca'></strong><small id='y08ca'></small><button id='y08ca'></button><li id='y08ca'><noscript id='y08ca'><big id='y08ca'></big><dt id='y08ca'></dt></noscript></li></tr><ol id='y08ca'><table id='y08ca'><blockquote id='y08ca'><tbody id='y08c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08ca'></u><kbd id='y08ca'><kbd id='y08ca'></kbd></kbd>

            <code id='y08ca'><strong id='y08ca'></strong></code>

            <i id='y08ca'><div id='y08ca'><ins id='y08ca'></ins></div></i>

            枯井裡的表弟

            • 时间:
            • 浏览:7

              衛豪緩慢地走在這條蕭瑟破敗的鄉間小路上,十多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回到這個窮山溝裡的小村莊。如果不是因為外公去世,他也許永遠都不會再來到這個地方。因為隻要想到這裡,他就會想起嚴厲的外公,和自己那過早夭折的小表弟文文……

              外公的傢位於一個與世隔絕的落後村莊,外婆很早的時候就過世瞭,外公為瞭衛豪的母親和舅舅,一直沒有再娶。十多年來既當爹又當媽,含辛茹苦地將她們姐弟二人撫養長大。後來,衛豪的母親考上瞭大學,認識瞭他的大學同學,也就是衛豪的父親。兩個人互有好感,於是便開始瞭交往。

              但是,外公很快知道瞭這個消息,思想傳統的他一直盼望著女兒能找個門當戶對的莊稼漢結婚生子,卻不料女兒竟然喜歡上瞭一個城裡的小白臉兒。於是他跑到城裡把女兒接回傢裡,不讓她與衛豪的父親見面。可是,即便他如此阻攔,也沒能攔住女兒……父女倆徹底鬧翻瞭。

              衛豪的父母偷偷地結婚瞭,婚後一年他們生下瞭衛豪。原本他們終於可以過上幸福的日子,卻不料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通意外命喪黃泉。處理完丈夫的後事後,想到衛豪還小,自己一個弱女子帶著他很不方便。雖然很不情願,她還是咬著牙把年幼的衛豪送到瞭鄉下的父親傢裡寄養,自己則留在城裡獨自打拼生活。

              年幼的衛豪就這樣開始瞭在農村並不快樂的童年生活。外公本就反對母親和父親的婚事,加上他和母親之間關系不好,所以自然而然,老爺子對這個外孫子也就沒什麼好感。從小,衛豪隻要易犯錯誤,外公便會毫不留情地教訓他。一邊打還一邊惡狠狠地罵:“小雜種,你就不該來到這個世上,都是你,都是你毀瞭我這個傢!”完全不顧衛豪的感受。每當這時候,舅舅舅媽就會坐在一邊冷眼旁觀。所以從小時候開始,衛豪就非常恨外公,也恨舅舅舅媽,恨得咬牙切齒。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都會躲在被窩裡委屈地哭泣:“媽,你快來接我回傢吧,我不要和這個兇老頭住在一起……

              衛豪的舅舅有個個兒子叫文文,比衛豪隻小兩歲。小傢夥從小長得虎頭虎腦,機靈可愛,村裡人見瞭都很喜歡他。外公更是疼愛這個小孫子,一有好吃的,總會想著拿給文文吃,衛豪隻有撿剩下的份兒。

              不過,和傢裡其他人不同,文文對衛豪這個表哥很有好感,每當衛豪挨過打之後,文文都會懂事地拿來手帕給衛豪擦眼淚:”哥哥別哭瞭,咱們一起玩。這一句暖心的話頓時就讓衛豪心裡所有的不愉快煙消雲散瞭。雖然傢裡人都不喜歡自己,但衛豪卻不像提防其他人一樣提防表弟,兄弟倆的關系處的還算比較融洽。

              然而,孩子總歸是孩子,在一起玩偶爾也會正吃吵鬧。然而,就是一次沒有分寸的吵鬧,卻斷送瞭文文年幼的生命……

              那天是衛豪10歲生日,雖然不喜歡這個外孫子,但外公還是給衛豪買瞭他最喜歡的變形金剛玩具,衛豪高興極瞭,他拿著變形金剛到處跑,文文則跟在背後追著鬧著,兩個人不知不覺跑到瞭村南的荒地附近。衛豪玩得興起,拿著變形金剛不肯撒手,而文文卻著急的在一旁催促:“哥,讓我玩會兒!”

              “去去去,一邊玩去,別煩我。也許是玩得正起勁,衛豪對於表弟的催促顯得很不耐煩。

              ”哼,不玩就不玩,有什麼瞭不起,你這個沒爹的孩子。文文生氣地大喊瞭一聲,隨即轉過頭要往村子裡走。

              “你,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聽到這句話,衛豪像隻憤怒的小豹子一樣騰地跳瞭起來,他最忌諱別人提起自己沒有爸爸的事情,他沖上前,一把揪住文文的衣領:”你他媽再說一遍!“

              ”你就是沒爹的孩子,沒爹的孩子!文文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道:“別以為你比我大我就打不過你!話剛說完,兄弟倆就扭打成瞭一團兒,文文年紀小,打仗根本不占優勢,沒過多久就被衛豪打得連連後退,不知不覺他就退到瞭荒地旁的枯井邊上,衛豪此刻像吃瞭興奮劑一樣向前步步緊逼,他狠狠地推瞭文文一把,文文腳底一滑,摔進瞭深深的枯井中。

              衛豪此刻已經失去瞭理智,他怕文文上來後會跟外公告狀,就搬起石頭往井底扔,一連扔瞭十多塊,見下面沒有聲音瞭,又看看四周沒有人,才逃之夭夭。

              文文離奇失蹤瞭,舅父舅母和外公急得到處尋找他,可幾乎找遍瞭村子都沒有發現文文的蹤影。一傢人悲痛欲絕,都以為文文是被人販子拐走瞭。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文文是衛豪害死的。

              沒過多久,衛豪的母親在城裡安定瞭下來,便把衛豪接瞭回去,衛豪離開瞭這個小山村,一走,就是十多年。

              十多年來,衛豪的心裡一直備受煎熬,他不敢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情,他害怕警察會因此找到他把他當殺人犯處理。更不敢想起那個他曾經生活瞭近10年的小村莊,他想就這樣在城市裡生活一輩子,哪裡也不去,這樣,就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自己的秘密瞭。

              但這一天還是到來瞭,外公因為突發腦溢血去世瞭,雖然父女之間早已沒什麼感情可言,但衛豪的母親還是決定帶著衛豪回老傢奔喪,去送父親最後一程。

              對於母親的決定,衛豪是極其不情願的,但是一看到母親那黯然神傷的雙眼,他還是順從瞭母親,外公再怎麼不好,也是自己的外公,再者說瞭,去奔喪用不瞭幾天就回來瞭。於是,母子倆坐上瞭火車,踏上瞭歸鄉的道路。靈堂上擺放著外公黑白色的遺像,母親和舅舅哭得死去活來。衛豪則面無表情地跪在一旁,不知為什麼,他總感覺照片中的外公在冷冷的看著自己,似乎在說:”你幹瞭什麼事情我都知道瞭……想著想著,他感覺頭皮有些發麻,便隨便找瞭個借口離開瞭靈堂。

              到瞭晚上,簡單吃過飯後,舅舅舅媽給衛豪和他母親收拾瞭兩間屋子,長途的顛簸令衛豪晚飯困倦,他連衣服也顧不得脫,就爬上瞭炕頭,蒙上被子,就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不知睡瞭多久,衛豪忽然感覺身體有些發冷,而且似乎有水滴落在自己身上,他猛地睜開雙眼,卻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片荒地裡,而他的眼前,竟然是一口幾乎快被野草掩蓋的枯井!那就是十多年前,文文掉下去的那口井!

              “是你幹的好事!衛豪的耳邊忽然傳來瞭陰冷的說話聲,衛豪回頭看時,卻發現死去的外公站在自己身後,他嚴厲地大喊道:”文文都告訴我瞭,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心腸就這麼惡毒!“

              ”哼,要惡毒也是你們在先!衛豪不知從哪裡冒出一股勇氣,他指著外公的鼻子大聲笑道:“老傢夥,誰讓你對我不好的,所以你的親孫子死瞭,也是報應!”

              “你,你不覺得你應該給文文一個交代嗎?”外公聲音低沉的說。

              “呵呵,我需要交代什麼呀。衛豪不屑地看瞭一眼外公:”你們都已經死瞭,不在瞭,我做的事情永遠都不會有別人知道!“

              ”是嗎?那你還是親自跟文文解釋吧……外公說完,便化作白霧消失得無影無蹤。衛豪剛想松口氣時,井底忽然傳出瞭詭異的童聲,聽起來像是小孩子。還沒等衛豪反應過來,井底忽然伸出瞭一雙白森森的小手,它猛地拉住瞭衛豪的手腕,一把將他拉下瞭井。

              “嘿嘿,哥哥,文文在下面好孤單啊,你也來陪我吧……

              ”不,不,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