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dcp1g'></i>
  • <i id='dcp1g'><div id='dcp1g'><ins id='dcp1g'></ins></div></i>

  • <dl id='dcp1g'></dl>
    <span id='dcp1g'></span>

    <code id='dcp1g'><strong id='dcp1g'></strong></code>

    1. <tr id='dcp1g'><strong id='dcp1g'></strong><small id='dcp1g'></small><button id='dcp1g'></button><li id='dcp1g'><noscript id='dcp1g'><big id='dcp1g'></big><dt id='dcp1g'></dt></noscript></li></tr><ol id='dcp1g'><table id='dcp1g'><blockquote id='dcp1g'><tbody id='dcp1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cp1g'></u><kbd id='dcp1g'><kbd id='dcp1g'></kbd></kbd>
    2. <ins id='dcp1g'></ins>
        1. <acronym id='dcp1g'><em id='dcp1g'></em><td id='dcp1g'><div id='dcp1g'></div></td></acronym><address id='dcp1g'><big id='dcp1g'><big id='dcp1g'></big><legend id='dcp1g'></legend></big></address>

          1. <fieldset id='dcp1g'></fieldset>

            都市怪談之體內有鬼

            • 时间:
            • 浏览:4

              傍晚,我討厭傍晚,傍晚她總會邁著快活的步子,走進跳舞的人群,隨著那些人群扭動著,她那雙漂亮的眼睛總會對著身邊的男人瞟來瞟去,讓我憎恨。

              是憎恨,可是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和她隻不過是樓上樓下,連話都沒說過,我為什麼要註意她?

              我捧著劇痛的頭,痛苦不堪,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打開電視,放一部恐怖電影,電影裡的鬼,慢慢地爬出電視屏幕,我在享受著尖叫帶給我的快感,太棒瞭,今天這部恐怖片的主人公正在喝人血,津津有味。

              我舔舔嘴唇,手用力地在膝蓋上搓瞭搓,起身去冰箱裡拿瞭一瓶飲料,紅色的,顏色像血。

              天漸漸黑瞭,樓道裡響起瞭高跟鞋的噠噠噠聲,我知道一定是她回來瞭,帶著激烈運動後的勞累和汗珠,如果這汗珠和勞累是在我身下產生的,那麼我該有多麼幸運。

              想著想著我著瞭迷,身體不由自主走瞭出去,開門正好和她擦肩,她沒有看我,我正好可以毫無忌憚地打量著她,她的臉、她的臀、她一扭一扭的小細腰,我吞瞭口口水,關上瞭門。

              心砰砰直跳,眼見著一個黑影脫離瞭我的身體,狠狠地扇瞭我兩個嘴巴,最後和我重疊,這人是誰我不知道,隻知道他住在我的身體裡很久瞭,他和我一樣喜歡偷窺她,看她一扭一扭的腰,所以我們重疊瞭。

              深夜來臨的真快,還沒等我看完一部恐怖片,天就黑透瞭,我站起,一點睡意都沒有,反復在屋裡度步,豎著耳朵聽樓上的動靜,嘎吱……床輕響,我的心一動,這個時間為什麼床會響?難道她不是一個人睡?憤怒,絕對是憤怒,我幾步跑上瞭樓,她傢的門被我敲的山響。

              她碰蓬頭垢面的來開門,看見我一愣,大聲質問:“你幹什麼?”

              “樓下的……我聽見你這屋有動靜……”我結結巴巴地回答。

              “瘋子……”她罵完嘭一聲關上瞭門,門板險些撞上我的鼻子。

              我摸瞭摸鼻子,看瞭看她緊閉的房門,突然不知所措,我上來幹嘛瞭?為什麼站在她傢的門口?我疑惑地走回傢,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發呆。

              啪嗒……一滴水掉在瞭我的臉上,我伸手去摸,血!我驚叫,再一抬頭,棚上一張臉恐怖無比,他的眼中正滴著這血。

              我突然升起瞭一絲悲哀,是悲哀而不是恐懼,很奇怪吧!我沒有被嚇昏,因為這張臉每天都會出現,他的身體在我的身體裡,所以我為什麼要害怕。

              “殺瞭她!”那張臉突然開口,嗓子壓得像是捏扁瞭之後硬擠出的聲音。

              “殺瞭誰?”我明知故問。

              “殺瞭她。”他重復。

              “為什麼?”我瞪眼,殺人是要償命的,我可不想死在搶下。

              “算是幫我。”那張臉竟然在哀求。

              “為什麼?”我納悶。

              “別問,沒好處。”他說完漸漸消失瞭。可是我一直在猶豫,殺瞭她?還是不殺,很糾結。

              她繼續每天去跳舞,隻是不知道我開始跟蹤她,她喜歡和一個年級相仿的男人一起走,倆人會在沒人的時候偷偷牽著手,這無疑是點燃我心中怒火的火苗,該死的女人,怎麼能如此背叛,就算是死也要守住貞潔。

              “她們要結婚瞭。”我自言自語,但是體內竟然有人回復:“殺瞭她。”

              “為什麼?”

              “別問,照做。”體內的聲音站瞭上方,她在上樓的時候,我突然撲瞭過去,用手死死地扣住她的雙眼,她慘叫連連,很快眼球被我摳掉,我快樂的歌唱著,看著她撲通倒地。

              不過她還沒死,我要讓她死才對,可是我沒有刀,樓道裡因為她淒慘的叫聲,多瞭不少腳步,很多人把我圍在瞭中間,可是我隻知道笑,這一刻我保證不是我在笑,是他,住在身體裡的那個他。

              我被送進瞭精神病院,他們說我是精神病,我告訴他們還有一個人住在我的身體裡,他不是精神病,他是個鬼,他喜歡喝血,喜歡聽人恐怖的尖叫,還有他也是被殺死的,被她殺死的,他生瞭病,癱在床上,他是看著她拔掉瞭他手上的點滴管,看著一節斷掉的空氣打進瞭自己體內,他是這樣死去的,他不甘心,所以想要她死。

              雖然我是精神病,可是我說的都是真的,為什麼沒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