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qn225'></span>

<code id='qn225'><strong id='qn225'></strong></code>
  • <tr id='qn225'><strong id='qn225'></strong><small id='qn225'></small><button id='qn225'></button><li id='qn225'><noscript id='qn225'><big id='qn225'></big><dt id='qn225'></dt></noscript></li></tr><ol id='qn225'><table id='qn225'><blockquote id='qn225'><tbody id='qn22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n225'></u><kbd id='qn225'><kbd id='qn225'></kbd></kbd>
    1. <ins id='qn225'></ins>
      <fieldset id='qn225'></fieldset>
      <i id='qn225'><div id='qn225'><ins id='qn225'></ins></div></i><acronym id='qn225'><em id='qn225'></em><td id='qn225'><div id='qn225'></div></td></acronym><address id='qn225'><big id='qn225'><big id='qn225'></big><legend id='qn225'></legend></big></address>

      1. <dl id='qn225'></dl>

          1. <i id='qn225'></i>

            短篇鬼故事:懲罪

            • 时间:
            • 浏览:6

              木盈是個很漂亮的女孩,但是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總會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寒意。那種徹頭徹尾的消沉的氣息,如果對她沒有深入的瞭解,是無法跟她楚楚動人的外表聯系在一起的。

              雖然很久沒有見她瞭,但是在街上碰到她的那一瞬間,我還是一眼認出瞭她。身著便裝的她依舊那麼迷人,但是她的右眼似乎受瞭傷,被一塊棉佈蒙著。

              “你的眼睛怎麼瞭?”我和她坐在一傢咖啡館裡。攪動著面前一杯深棕色的粘稠的液體,我試圖打破僵局。

              她沒有立刻回答我,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很猶豫。我從沒有見過她如此“多情”過。印象中,冷冰冰的她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斬釘截鐵的。

              “我不知道怎麼說……你相信人性本惡嗎?”她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嗯?”我表示很感興趣。

              她用手摘下右眼眼罩,我看到一個深深的黑色的洞。我大驚失色,連忙問她怎麼會丟掉一隻眼睛。

              木盈的嘴角勾起一個慘慘的弧度,問:“你確定你會相信我?”

              我點瞭點頭。

              “我殺瞭我的父親,因為他試圖非禮我。雖然我是為瞭救自己,但是出於贖罪的目的,我失去瞭我的右眼。不過我心裡沒有罪的譴責瞭。”

              我的第一反應是她在開玩笑,不過看她嚴肅的表情,我又不得不相信。

              是的,我知道木盈的母親死得很早,而她的父親一直不是什麼慈愛的人。

              “那個……改天我去你傢裡找你吧,我還有急事。”我感覺背後陣陣發涼。

              “你怕我瞭?”她幽幽的聲音讓我有些崩潰。

              “不是,別誤解我,木……”我看她轉身想走,伸手要抓住她,卻被她塞進手裡一張紙條。

              “這是我的地址,如果你能理解我,今晚來找我。”

              一天的課很快就結束瞭,我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慰一下這個生活中缺少感情的美麗女孩。她是可憐的,她任由自己墮落,讓自己犯罪,再贖罪,這樣很累的。猶豫再三,我還是掏出瞭那張紙條。木盈的傢庭條件應該不錯,住在市郊的高檔小區裡。

              小區裡沒有太多的居民,走在路上我有些顫栗。當我趕到她傢時,發現她傢的門沒有關上,也沒有開燈,但是我嗅到瞭隱隱的血腥味。

              不好!我一下推開門,四處搜尋著木盈的下落。還好,我在一間透著微光的臥室裡看到瞭她,不過我被嚇瞭一跳。

              三根鐵針橫著穿透她光潔的雙臂,痛苦在她的臉上不斷積累著。而在她腳邊,躺著兩具屍體。

              看到我進來,木盈示意我幫她摘掉鐵針。把針從她的皮膚中取出的時候,我聽到瞭恐怖的摩擦聲。“你到底在做什麼?”我責問道。“我殺瞭人,應該受到懲罰,即使他們罪有應得。”她告訴我,每一次穿透代表她對一個死在她手下的靈魂的自責。

              我看到她胳膊上密密麻麻佈滿瞭各種傷口。

              “可你不是隻殺瞭兩個人嗎?為什麼要……”我大惑不解,但突然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對瞭,你叫我來到底幹什麼?”

              “是啊,還少瞭一個呢……這就是叫你來的原因。”她狂笑著握著鋒利的鐵針,猛地朝我的胸口狠狠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