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vfso'></i>

<ins id='jvfso'></ins>
  • <fieldset id='jvfso'></fieldset>

    <acronym id='jvfso'><em id='jvfso'></em><td id='jvfso'><div id='jvfso'></div></td></acronym><address id='jvfso'><big id='jvfso'><big id='jvfso'></big><legend id='jvfso'></legend></big></address>

      <code id='jvfso'><strong id='jvfso'></strong></code>
      <i id='jvfso'><div id='jvfso'><ins id='jvfso'></ins></div></i>

          <span id='jvfso'></span>
        1. <tr id='jvfso'><strong id='jvfso'></strong><small id='jvfso'></small><button id='jvfso'></button><li id='jvfso'><noscript id='jvfso'><big id='jvfso'></big><dt id='jvfso'></dt></noscript></li></tr><ol id='jvfso'><table id='jvfso'><blockquote id='jvfso'><tbody id='jvfs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vfso'></u><kbd id='jvfso'><kbd id='jvfso'></kbd></kbd>
        2. <dl id='jvfso'></dl>

            骨老濕影視灰級粉絲

            • 时间:
            • 浏览:14

              我有一個朋友,叫趙澤,今年春天,在一次車禍中喪生瞭。

              他的QQ還躺在我的好友名單裡,隻不過頭像永遠是灰色的。

              他生前很愛看我的小說,還說要做我的骨灰級粉絲。我知道這隻是一句恭維話,不過他現在倒真變成一堆骨灰,長眠在陰冷的地底下瞭。

              事情發生在上個月。

              那天晚上,我打開電腦,像往常一樣登上QQ,然後打開文檔,開始寫新的小說。

              忽然,滴滴滴,QQ上面,一個頭像在閃動。

              在第一眼看到那個頭像的時候,我的頭皮像剌蝟一樣炸開,心怦怦直跳。

              那新武則天個頭像,正是趙澤的!

              我心裡一陣發緊,大腦一片空白。

              窗口彈出幾行字:葉疏,還有存檔的小說麼?燒過來我看看。

              我註意到,他用的是“燒”而不是“捎”。

              就是這一個字,嚇得我呆愣瞭半天。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他,於是在聊天窗口輸入一行甜蜜電影字:是趙澤麼?

              滴滴滴。

              對方很快回:廢話,有的話就快燒過來,我在這邊好無聊啊。

              當時我一定嚇傻瞭,臉色像豬北大女生包麗去世肝。什麼年代瞭這是,連鬼也喜歡看鬼故事瞭?

              我可不想招惹“他們”,於是回:我這還有幾篇存檔,都是還沒投稿給鬼姐妹的,要不先發給你看看?

              對方很快回:好的。

              我馬上把近半個月寫的五篇稿子在線傳瞭過去。對方接收後,很快就下線瞭。我長籲瞭一口氣,心有餘悸。

              當天晚上,睡得很壓抑,噩夢連連。第二天一早,我就把稿子打印出來,找瞭個僻靜的角落,給趙澤燒瞭過去。

              大概一個月之後,我把那五篇小說拿出來,重新修改潤色後,投給瞭鬼姐妹編輯。

            瑞幸咖啡暴跌熔斷

             輪回樂園 編輯在QQ窗口發來信息:你沒搞錯吧?這五篇稿子,半個月前,都在其他雜志上刊登過。

              我的大腦轟的一下子炸開瞭,接著恍然大悟,狠狠地揪瞭下大腿!

              他媽的,這是盜稿!

              一定是那個惡心的傢夥,盜瞭越澤的QQ號,騙走瞭我的稿子!

              正在我鬱悶得想剖腹自盡的時候,編輯回話瞭:那是個新手,第一個月就過瞭五篇稿,很不容易疫情。可惜的是,聽說他前幾天去銀行取錢的時候,被一輛大貨車給撞飛瞭,當場死亡。

              桌子上的黑咖啡冒著詭異的熱氣,我端起來,輕輕呷瞭一口。

              我的心裡同城發出一陣邪惡的笑聲:那人大概是狙擊部隊2去銀行領他的稿費吧,誰知道呢?

              我隻記得,好像幾個月前,趙澤也是被一輛什麼大貨車給撞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