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b8vn'><strong id='8b8vn'></strong></code>

<fieldset id='8b8vn'></fieldset>
  • <span id='8b8vn'></span>

        <i id='8b8vn'></i>
        <ins id='8b8vn'></ins><dl id='8b8vn'></dl>

        <i id='8b8vn'><div id='8b8vn'><ins id='8b8vn'></ins></div></i>

          1. <acronym id='8b8vn'><em id='8b8vn'></em><td id='8b8vn'><div id='8b8vn'></div></td></acronym><address id='8b8vn'><big id='8b8vn'><big id='8b8vn'></big><legend id='8b8vn'></legend></big></address>

          2. <tr id='8b8vn'><strong id='8b8vn'></strong><small id='8b8vn'></small><button id='8b8vn'></button><li id='8b8vn'><noscript id='8b8vn'><big id='8b8vn'></big><dt id='8b8vn'></dt></noscript></li></tr><ol id='8b8vn'><table id='8b8vn'><blockquote id='8b8vn'><tbody id='8b8v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b8vn'></u><kbd id='8b8vn'><kbd id='8b8vn'></kbd></kbd>

            迷情吸血鬼

            • 时间:
            • 浏览:8

            “他可以說不愛我,可以說討厭我,可是他怎麼可以裝出喜歡我的樣子,來欺騙我呢?如果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他的心,可以像在坐標上精確地定位一個點那樣找到他的感情,我願意拿生命做賭註,他一定是愛我的!如果他不愛我,而隻有欺騙,那麼生命對於我還有什麼意義呢?”那個女孩子坐在巖石上,使命地咬住青得發紫的嘴唇,野薔薇的白色花瓣被她撕得滿地都是,蓋住瞭她赤裸的雙腳。她在那裡已經坐瞭很長時間,雙腳都已經麻木瞭。她的心已經痙攣很多次,現在它像一個盛滿絕望的杯子,再裝不下任何悲傷瞭。
             漸漸地,她的心變成瞭一個黑紫色的小玻璃球,一股清煙從深沉而晶亮的球體裡輕快地跑瞭出來,那是她年輕的靈魂,現在似乎就要消失瞭。
             她的身邊是一個幽深清泠的水池,裡面生長著離群索居的水仙和年輕的藻類植物,現在它們開始露出懨懨的神情,仿佛痛苦地無法呼吸林子裡安謐的空氣瞭。懶散的小魚嘆出些許氣泡,又消失在遠方的鵝卵石叢,無憂無慮地遊玩去瞭。
             她像冰冷的雕塑在寒風中癡癡地等待著某種宿命。這時候,一個周身披著朦朧的紫色光暈的女人悄然地移到瞭她的身畔。她穿著紫色的長袍,留著紫色的卷發,長而柔軟,調皮地溜出她巨大的紫色鬥篷,傾瀉在她的柔美而堅定的肩膀上。她的臉仿佛被一股淡紫色的霧氣所繚繞,看不出全貌,隻有她的眼睛,在霧氣之中冷淡而飄渺,閃閃發光。她輕輕地拍打著女孩子,幽幽地問:“你願意用生命和精靈打個賭嗎?”
             他輕輕地走進屋子,鎖上瞭門。屋子是封閉的,可是他明顯地感到一絲細細的冷風悄悄地從肌膚上劃過,在他心裡。他回過頭,門是關著的。窗外的樹木絕對地靜止著。
             有一片音樂在他耳邊幽靈般嘆息著滑瞭過去,在他的記憶能夠抓住一點蛛絲馬跡之前,屋子又是一片寂靜。
             屋子裡是一個年輕的女子,長著讓人心曠神怡的清麗臉龐。雪白的皮膚幾乎美得透明,柔軟波動的曲線卻又激蕩起最火熱的欲念。
             也許,她不是個聰明或有教養的女子,一旦沉默打破,她會有粗啞的聲音和膚淺的笑意,無聊的談吐和粗魯的舉止。但是,她隻是他生命中又一個匆匆的美麗過客而已。如果不是他,有一天,她會隻剩下幹癟的雙頰和蒼蒼白發。而他會讓她永遠美麗。他會在她的美成為明日黃花之前將之凍結。
             他是不死的。他像漫步在無邊無際的玫瑰花叢的幽靈一樣孤獨、輕盈而美好。他是個半人半吸血鬼。他吸血的動作溫柔而深情,女人們永遠不會感到疼痛,她們將在最美好的夢幻中被帶去呼吸。然後,他會狂奔到林子中大哭一場,為每一個死去的愛人。他鮮紅的眼淚所滴過的泥土不久後會長出一朵秀麗絕世的花朵,在風中輕柔搖曳,象溫柔的嘆息充滿林子的某個角落。他的心會為她們粉碎,但時間又會將它彌合,他又可以追逐新的狂歡和愛情。
             有一天傍晚,昏暗的天光引他望向一對明亮的眸子,羚羊的眼一樣天真,在密林深處慌亂地向四周顧盼。那是一個迷路的少女,他把她帶出瞭迷徑,並且很快地運用各種強有力的暗示征服並占據瞭她的心魂。
             她是他從林中揀來的鬼靈精,心靈流沙一樣細軟而憂鬱,雖然有時候她會像野兔一樣在林中不知疲倦地奔跑,大聲歡笑。有一天,在他感到疲倦之際,她調皮地爬上一棵枯朽的老樹,放肆而野性地在兩根樹枝間蕩著。樹枝斷瞭,她摔瞭下來。把他的心摔疼瞭。他感到痛苦,他不習慣這樣地受傷,他害怕因為過於深刻的愛而死去。他是那樣自戀,不會為任何人犧牲。她又是這樣年輕,不應該這樣早就凋隕。他蒙上瞭她的眼睛,把她帶到熱鬧的地方,丟失在迷霧般的人群中。
             屋子裡一片寂靜,空氣中躁動著最濃烈的生命跡象,催促最原始的欲望發芽。
             記憶在他的腦海中磷火般亮瞭一下,又熄滅瞭。
             當他的身體進入狂歡的時刻,他突然感覺背上涼涼的,仿佛有一個看不見的陰影從後面飄然升起,在他頭頂停留,奇怪而冰冷地看著他。他猛然間停住瞭,收回自己雪白的鋒利的暗牙,抬頭仰望。
             什麼都沒有。但他隱隱地感到什麼東西從窗口飄瞭出去。
             他又回到瞭狂歡之中。當她在肉體的飛升與極樂中發出美妙的呻吟時,他尖利的牙齒悄悄地從她脖子的血管中刺瞭進去,她的身體稍微地痙攣瞭一下,不是源於痛苦,而是因歡樂而顫栗。她就這樣在他的胸懷中慢慢地甜蜜地死去。她的長發瀑佈般披在肩上,如同憂傷的殘夜依偎著歡笑的黎明。
             他的肌膚變得更加光亮而年輕,那是女人新鮮血液的饋贈。
             可是,他的臉龐卻變得沉鬱而不安,濃厚的孤獨攫取瞭他,灼燒著他,要把他撕裂成碎片。
             他抱起女人的屍體,沉靜地走瞭出去。

            熊熊的火焰燃燒瞭起來,一切都在黑夜之前化為灰燼。
             然後是黑夜,黑得不能再黑的黑夜,黑夜像巨大的深淵,吞噬一切。
             他在一堆灰燼上站立,像憤怒的狼一樣發出一聲淒厲而絕望的長嘯,響徹午夜的森林和天空。回音仿佛海浪一樣一層蓋過一層,一層比一層淒厲。
             天空中猛地晃過一道強烈而奇異的閃電,如同一條痛苦扭曲的細長銀蛇,剎那間把整個黑夜照得亮如白晝,狂風中強烈搖擺的樹木變得異樣地耀眼而斑駁,近乎恐怖。那個迷路少女的影子驟然地映現在深淵般的天幕之中,逐漸地變得無比淒厲而柔軟,輪廓愈發模糊而飄浮,在空中仿佛一團半透明的猩紅的霧氣化瞭開來,散為一滴滴血淌落在堅硬的泥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