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p18g8'></dl>
      <ins id='p18g8'></ins>

    2. <i id='p18g8'><div id='p18g8'><ins id='p18g8'></ins></div></i>
      <fieldset id='p18g8'></fieldset>
        <span id='p18g8'></span>

        1. <tr id='p18g8'><strong id='p18g8'></strong><small id='p18g8'></small><button id='p18g8'></button><li id='p18g8'><noscript id='p18g8'><big id='p18g8'></big><dt id='p18g8'></dt></noscript></li></tr><ol id='p18g8'><table id='p18g8'><blockquote id='p18g8'><tbody id='p18g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18g8'></u><kbd id='p18g8'><kbd id='p18g8'></kbd></kbd>

          <code id='p18g8'><strong id='p18g8'></strong></code>

          <acronym id='p18g8'><em id='p18g8'></em><td id='p18g8'><div id='p18g8'></div></td></acronym><address id='p18g8'><big id='p18g8'><big id='p18g8'></big><legend id='p18g8'></legend></big></address>

            <i id='p18g8'></i>

            血紅色的嫁衣

            • 时间:
            • 浏览:29

              蘇芬要嫁人瞭,得知自己的好友結婚的消息,還是從父母的口中得知的。小薇忍住想殺人的沖動,她快車加鞭的趕往到她的樓下。

              絲毫不顧自己半個小時之前還在父母面前對著燈火信誓旦旦的發誓說自己以後一定當一個堂堂正正的淑女,一腳把蘇芬傢的門直接T爆,數落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她就愣住瞭。

              蘇芬頭戴皇冠一身白色的旗袍,在燈光的照射下,如同一個仙女。

              盡管如此,此刻什麼都不能阻擋小薇內心的小宇宙爆發。

              “你什麼意思啊,還夠不夠姐妹的?要結婚都不通知我,你說,你好意思麼?”小薇抓住蘇芬的雙肩,死勁的往死裡搖。

              真的生氣啊,想想自己跟蘇芬都快走過是來個春秋瞭。蘇芬結婚的事自己的父母知道瞭,而她居然後知後覺的。

              “我美麼?”蘇芬沒有搭理小薇的激動,輕輕推開她,自行走到全身鏡子。審視著自己身上的白色嫁衣。

              小薇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恩,好看!”然後回答後她就再度抓狂,她來是要找她興師問罪的,怎麼又扯開話題瞭。

              不過蘇芬穿著嫁衣的模樣很美,無人能及。小薇看得有點忘神瞭,也就是在那麼一瞬間,她看到鏡子裡的蘇芬猙獰的一笑。

              待小薇再定神一看,蘇芬正低著頭,擺弄手上的捧花,哪有什麼猙獰的笑臉。

              或許是看錯瞭,小薇沒怎麼麼去在意。

              明天就是新郎新娘交換結婚戒指的大喜日子,按蘇芬那邊的習俗,伴娘是要在新娘的傢裡陪她度過最後一晚,明天將要嫁人的她。就不在可以留念這裡的一切瞭。

              小薇當天晚上就住下瞭,衣服穿的是蘇芬的睡衣。

              兩個躺在床上聊到很晚,誰都很舍不得。畢竟感情,都會很舍不得。

              這樣,兩人聊到自然睡瞭。但是半夜突然被尿憋醒的小薇,卻發現睡在自己旁邊的蘇芬不見瞭身影。

              她卻在床尾不遠處,發現瞭蘇芬。

              她就這麼呆呆的站在鏡子前,眼皮未曾張開。她穿著那件白色的旗袍,像似在欣賞般的,站起身來側過身,審視著自己身上的旗袍,然後滿意的笑瞭。

              妖艷的紅色唇色在微弱的燈光下顯得十分的詭異,小薇不僅心裡一涼,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著自己不要怕,蘇芬可能是夢遊瞭。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小薇嚇出一聲冷汗,她看見瞭站在鏡子前的蘇芬是緊閉雙眼的,而鏡子裡面,看到的蘇芬她的雙眼竟然是睜開的,還有那笑容,陰森的詭異,令人後背發涼。

              小薇仿佛看到瞭鏡子裡的蘇芬她望向的視線正是自己的方向,嚇得她連連整個人躲到瞭被窩裡。但是回過頭來想想,不行啊!如果真的是遇上瞭這種邪氣的東西,那蘇芬怎麼辦。

              想到這裡,小薇從被窩裡爬瞭出來。蘇芬像化上瞭死人妝的臉容坐在她身邊,嚇得小薇失魂落魄的。

              還好小薇膽子夠大,不然在這樣的環境裡,遇上這樣的情況,早就該被嚇得心臟病發作瞭。

              “蘇……蘇芬。你怎……怎麼還不睡?”盡管自己已經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瞭,但是聲音的顫動還是令她的恐懼表露無疑。

              “本小姐,不喜入眠,翌日將乃是我的大事日子,如此這般,叫我如何入睡呀!”如果現在在戲臺上聽戲曲,一定會有人大贊這人唱的不錯。但是現在在這夜裡,半夜三更的有人唱著京劇,是不是顯得很靈異?

              小薇陪著她鬧騰瞭一夜,看準她對蘇芬也不會有什麼傷害。隻是她怎麼都想不通,蘇芬好端端的為什麼會惹上這麼些臟東西。

              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蘇芬身上的那間旗袍。

              蘇芬一直鬧騰到瞭五點,天剛微微亮起。蘇芬就一下子好像什麼東西泄氣一般,軟癱在瞭床上,呼呼睡大覺。

              她可就好瞭,苦瞭小薇一個晚上。

              但是小薇並沒有在意到這一點,她反而回想起昨晚蘇芬的異常,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蘇芬租來的旗袍。

              經過小薇的再三追問下,蘇芬才逼不得已的把自己租下旗袍的店名地方位置告訴瞭小薇。

              婚禮照常進行,小薇一邊讓自己的朋友按照剛才蘇芬提供的位置去找尋她所說的旗袍店的地點,一方面為瞭給蘇芬打扮的漂亮的她真是忙到焦頭爛額瞭。

              “大小姐啊!你不要動瞭。再動你這個發型就要亂瞭,記得!頭可斷,血可流,發型不能亂啊!今天你可是女主角。”聽瞭小薇的話,蘇芬才乖乖的坐好。

              在那麼一瞬間,蘇芬突然間,臉色凝重的對著小薇道:“如果我有什麼意外瞭,你要記得幫我照顧我爸爸媽媽。”

              “你亂說些什麼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對小薇說的這句話,蘇芬好像沒有意識到剛才自己對小薇說瞭什麼,她也是一頭霧水。

              小薇也懶得理她,就知道她愛裝糊塗。

              婚禮的過程繼續進行著,不過看著蘇芬被她父親牽著手,交到新郎的手中。小薇就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像似被壓著一塊石頭般的,透不過氣來。

              這種情況不常見,姐妹結婚應該高興才是啊!小薇卻無端端的留下瞭眼淚,就當她轉過身抹掉眼淚的瞬間,悲劇發生瞭。

              教堂裡,蘇芬像是發瞭狂一樣,推開要給自己帶上戒指的丈夫,跑出走廊,縱身跳下。

              當大傢趕到樓下的時候,蘇芬已經斷氣瞭,她的血把整件本該是她的白色嫁衣染成瞭紅色。

              當天喜事變成瞭喪事,眾人圍著蘇芬的屍體,都陷入瞭深深的痛苦中

              如果早該知道今天會發生這種事,這個婚就不應該結。讓小薇困惑的就是蘇芬身上的那套嫁衣,她發現瞭,每當蘇芬穿上這件嫁衣,精神總是會有點恍惚。

              然而,她讓朋友來電話瞭。原來蘇芬去租嫁衣的店根本就不是什麼婚紗店,而是一傢名副其實的壽衣店。

              小薇偶然的一次經過那傢壽衣店,發現櫥窗上放著一件紅到滴血的旗袍,似乎有著無限的魔力,指引著小薇往店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