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yg3cs'></fieldset>

  • <tr id='yg3cs'><strong id='yg3cs'></strong><small id='yg3cs'></small><button id='yg3cs'></button><li id='yg3cs'><noscript id='yg3cs'><big id='yg3cs'></big><dt id='yg3cs'></dt></noscript></li></tr><ol id='yg3cs'><table id='yg3cs'><blockquote id='yg3cs'><tbody id='yg3c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g3cs'></u><kbd id='yg3cs'><kbd id='yg3cs'></kbd></kbd>
    <i id='yg3cs'></i>
      <i id='yg3cs'><div id='yg3cs'><ins id='yg3cs'></ins></div></i>

      <span id='yg3cs'></span>
        <acronym id='yg3cs'><em id='yg3cs'></em><td id='yg3cs'><div id='yg3cs'></div></td></acronym><address id='yg3cs'><big id='yg3cs'><big id='yg3cs'></big><legend id='yg3cs'></legend></big></address>

        <code id='yg3cs'><strong id='yg3cs'></strong></code>
            <dl id='yg3cs'></dl>

            <ins id='yg3cs'></ins>

          1. 經典短篇鬼故事:神秘的死亡

            • 时间:
            • 浏览:34

              這根本無人的山區,怎麼會有燈光呢,心想不好可能是山本木公司的人趕到瞭。

              我趕緊進入帳篷搖醒墩子他們,並準備收起帳篷等東西。還沒等我們收拾我呢,強烈的手電光已經照在我瞭們的臉上,是趙兄弟啊,幹什麼不打招呼自己就上山來呢。

              我用手擋著照在我臉上的手電光看這對面的人道山本木先生速度還不錯嗎?這麼快就跟上來瞭。

              山本木向男奸詐的笑瞭笑道有財一起發麼,兄弟這樣做就不好瞭吧。

              我腦子裡打著轉轉,這眼前對方六個人呢,我們才四個而且還有一個女的。硬來肯定不是人傢對手,倒不如先於對方妥協,而後在想辦法脫身, 我便對著山本木向男說道你扣押我們的隊員是你們不對在先啊,你們根本沒有合作的誠意麼。

              山本木向男搖瞭搖手道 不!!! 兄弟別這樣說,既然現在大傢目標一致,我們合夥一起幹,找到東西後五五分成行嗎?”

              此時不同意看來也沒有別的辦法瞭,沒辦法我隻能點瞭點頭。

              山本木向男招呼著他們的隊員原地撐起帳篷,今晚就地休息,明天早上在起身在趕路。

              我們幾人也忙活著撐起我們的帳篷,守夜的事山本木向男說由他們的人來做,其實我心裡也明白他這麼做的用意,心想反正有人守夜,省的咱再外邊受冷,索性鉆進帳篷裡蒙頭大睡。

              睡夢中我突然聽到帳篷外有人在爭執著什麼,爬出帳篷一看原來是守夜的人不見瞭,其他人正討論著這人這麼會憑空不見呢。

              山本木向男看出來忙掩飾道 哎!沒什麼事啦,守夜的膽小,不敢跟我們這趟亡命之行,便偷偷溜走瞭。

              商陽也被外邊的聲音驚醒,也爬出帳篷來,不解的看著我。

              說來也奇怪,這地上除瞭我們來時與帳篷周圍的這些腳印外,並沒有其他遠去的足跡啊?

              那麼說隻能有一種可能瞭,守夜的人按著我們來時路,原路返回瞭,可我仔細觀察瞭下,按照腳印的方位來說,並沒有發現有返回的樣子啊。

              那麼這個守夜人難不成憑空消失瞭不成,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山本木向南又安排兩個人留下守夜,便招呼著大傢回帳篷休息,我與商陽回到帳篷後,遲遲難以入睡。

              商陽不解的問道強子,剛才拿個守夜的無辜返回,你是怎樣認為的呢?

              我撓瞭撓頭道這事真的很離奇,我覺得這人絕對不會是自己回去瞭,我仔細觀察過地上的腳印,根本沒有回去的跡象,那人八成是遇到什麼我們未知的危險瞭?”

              商陽驚恐的看著我道 強子,我跟你說個事,你可別害怕噢。

              我不解的點瞭點頭道 有事就說,還真沒把咱能嚇住的事。

              睡在旁邊的墩子翻瞭個身,繼續打著呼嚕,看樣子外邊發生什麼事好像都與他無關一樣。

              商陽幫墩子蓋好毯子後便神秘的說道 我聽過這樣一個說法,長白山裡有雪鬼,聽說這山鬼是冰雪魔的兒子,每到冬雪季節,這雪鬼就會從雪地裡出來禍害山間生物,會不會那守夜人是被雪鬼抓取瞭。

              我不信的說道 行瞭吧,還雪鬼呢!這雪鬼它再有本事也不能把個大活人,憑空就給整沒瞭吧?”

              商陽聽我這麼一說也沒在說什麼,便轉過身去嘴裡道 我也不信呢,這些隻是鄉間流傳罷瞭,世界上哪來那麼多神瞭鬼瞭的呢。

              帳篷外不時傳來外邊兩個守夜人的竊竊私語,不知不覺我便又睡著瞭。這人常說,雞皮冷尿熱瞌睡,這帳篷裡冷的人又被尿憋醒來,穿好外套後我便出去尿尿,可我出去後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瞭。帳篷外空無一人,原本安排的兩個守夜人此時也不知道跑那去瞭,心裡頓時毛躁起來,難道又是像上次那個守夜人一樣憑空消失嗎?再想想商陽剛才跟我說這山中有什麼雪鬼,我越想越覺得恐慌,難不成這廣闊無際大雪山中,真的有種未知生物的存在嗎?

              想起以前山本木向南曾說過,他們幾匹科考隊都是進入這座大雪山中而有去無返的,我便考慮我們這個已經剩下九人的隊伍是否能夠尋找到埋藏在眼前這座大雪山中的墓葬呢?

              我不禁打瞭一個寒戰,看來今夜又是一個難熬的夜晚,趕緊提起褲子鉆進帳篷,商陽看樣並沒有熟睡,我鉆進帳篷時商陽不解的看著我道 臉色這麼難看,外邊又怎麼瞭?”

              我輕聲說道 守夜的兩個人,好像又神秘消失瞭。

              商陽驚恐的看著我道 你沒叫醒山本木向男的人嗎?”

              我將無名指放在嘴前小聲道 小聲點,先別告訴他們,反正消失的都是日本人,跟咱也沒關系。

              商陽會意的小聲說道 不能這麼說啊,我們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搞不好下個消失會不會就是我們啊

              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經凌晨四點多瞭便道 在堅持下天就亮瞭,咱倆隨時保持清醒,讓墩子好好休息會。

              商陽突然示意我不要說話,然後用手指著外邊。

              我仔細一聽,隔壁的帳篷好像有人出去瞭,突然外邊的人大喊起來,好像是喊什麼,大傢快起來,人又不見瞭。

              頓時隔壁的幾個帳篷一片騷動,熟睡中的墩子也被外邊的騷動吵醒,墩子揉著眼睛道 咋回事麼,外邊是打雷瞭,還是下雨瞭,嚎叫啥呢? 睡個覺都不得安寧。

              王可愛拉開我們的帳篷將小腦袋探瞭進來好奇的問道 強子哥!這外邊怎麼說人不見瞭,怎麼回事嗎?”

              我把王可愛拉進帳篷,將這三人神秘消失的事將給她聽。 王可愛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這大活人,怎麼會說不見就不見呢。是不是掉到那個雪窟窿裡去瞭。

              墩子則無關己事的說道 愛咋咋咋滴去, 少一個對咱來說還是好事呢, 倒時候找到寶貝還少分幾份呢。

              帳篷外傳來山本木向男的聲音 趙兄弟!天快亮,我們是不是該動身瞭。

              看看表已經五點半瞭,該動身瞭,我們整頓收拾一番後簡單的吃瞭點幹糧,便背著大包小包向那座山峰方向走去,原本十人的隊伍,此刻隻剩下瞭七人,看著前方雄偉的山峰,一種莫名的恐慌席卷而來。